快速赛车开奖结果
你當前的位置: 網站首頁 百花園地 正文
記憶中的貴陽大雜院
作者:王明 來源:民革貴陽市委會 日期:2018-12-10 閱讀:19998

小時候,我們家居住在貴陽市上合群路的一個大雜院里,這所宅院一共住了十七八戶人家。確切地說,這原是前國民黨一位周姓人家的官宦宅第。它坐西向東,雖然是木質結構的青瓦房,但那規模還是相當可觀的。其中它分前院和后院,而前院坐西的房屋,上下二層一字排開有十幾間,南北兩側也是上下二層各有十來間大屋,西北面是個大朝門(見上圖)。前院坐西一字排開的大房屋徑直通往后院,旁邊僅留一條不足一米寬的巷道,行至巷道轉向左側,后院坐南朝北的又是兩層樓的八間大瓦房。不過,這后院的空隙地帶,從我記事的那天起就被鄰居們用泥巴、石灰和竹筋夯筑起一間間參差不齊的土拙草屋和油毛氈房,因此,這 “ 后院 ” 是空有其名,實際它僅剩下一條轉彎抹角的巷道了。

鄰里一家親

沒有住過大雜院的人是很難體會到:人們的群居生活和文化背景是怎樣形成的。

俗話說,“ 遠親不如近鄰 ”。這話尤其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我們居住的大雜院里體現得最為真切!譬如誰家的孩子晚上哭過不停,當年輕的父母還不知怎么回事時,而樓上的陳婆婆或是隔壁的任媽媽就過來敲門了,她們以關切的語氣準確地告訴你:“ 孩子扁桃腺發炎,可能是發燒了,快抱去醫學院看吧!” 這時,你夫妻倆正對孩子哭鬧不停怕影響院里的鄰居休息而煩惱呢,果真用手往孩子額頭上一摸,可不,滾燙著!于是你趕緊抱孩子到醫學院檢查,結果跟陳婆婆或任媽媽說的一樣呢。

那時住在大雜院里,只要誰家有任何一點不順心、不痛快或一點小委屈、小災難,院里都會有人站出來關心你、勸慰你、幫助你。如果哪家的孩子功課跟不上了,那好辦,找我外婆(她老人家曾經就是教師),不用著急,一切都是免費的,水平且是最高、最負責任的義務老師了。如某天中午,你下班回來晚了,來不及做飯做菜,于是當你在院中一站,只稍大聲喊道:“ 哪家還有剩飯?” 不出一分鐘,立刻會有兩三家人給你送來,而且還會搭上可口的泡菜呢。

平日里,孩子尿床是家常便飯的事,第二天,當我外婆把被子往院里一曬,唐嬸嬸就走過來笑著說:“ 毛外婆,這是您家 ‘ 三少爺 ’ 畫的 ‘ 地圖 ’ 啊?這娃娃可能體質不好,得找點狗肉燉給他吃呢。” 我外婆苦笑一下。那年頭,別說是吃狗肉了,每月能保證吃上一頓豬肉就已經夠奢侈了。

一直記得那幾個夜深人靜的夜晚,隔壁1號院壩(當年我們屬于2號院壩)的那位胖女人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突然傳來她罵人的尖叫聲和哭叫聲,院里的人都在猜測:她也許在鬧更年期,因此,她才異想天開地懷疑她那滿頭白發的丈夫會有什么新女人。

有時,我常常在這樣的深夜里,被她那哭聲中的叫罵聲,叫罵聲中的哭聲吵醒,全院上下,人們無不搖頭嘆息。但在嘆息聲中,鄰居們既對那位胖女人表示同情,同時也對她那被冤枉的、老實憨厚的丈夫竟然連一句反駁的話都沒有表示理解。誰敢保證,哪家沒有大物小事,誰又沒有失常失態的時候,哪個又敢在自家門前掛個 “ 無事牌 ” 呢?互相諒解吧!

孩提時,最深刻的記憶是我四歲多的弟弟走失的那一次。

那天,母親破天荒地拿了5角錢讓我帶小弟去云巖電影院(今云巖廣場)斜對面吃一碗糕粑稀飯,結果在我排隊的功夫,眨眼間這小家伙就不見了,我急得從來的路上沿街尋找,那時,長輩們除了厲聲責備我外,簡直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,不知如何是好。

于是全院的人發起了 “ 總動員 ”,首先,大伙找我一遍又一遍地問明失蹤地點,然后男男女女就開始 “ 兵分幾路 ”、“ 四面出擊 ”,那勁頭大有不吃飯、不休息,定要把我弟弟找回才肯罷休。但找了半天還是沒有蹤影,這時大家又聚在院里分析情況,交換意見,提供線索,布置新的尋找計劃,這樣,一個個新的辦法又提出來了。以此同時,他們還要安慰我的家人,找出最有力度的話來說服我的長輩:“ 孩子是不會丟失的!放心吧,我們一定把他找回來!”

就在這時,本轄區管段民警喬同志(人稱喬老爺)抱著我弟弟走進了大雜院。“ 孩子回來了!孩子回來了!” 院里頓時一片沸騰,仿佛凝固已久的空氣在瞬間已被打破!我外婆破涕而笑,母親忙把我弟弟摟進懷里,連句責備的話也忘記說了。

“ 這孩子在江西村的一條巷子里睡著了,幸虧碰上好心人抱來派出所。” 喬同志關切地說,“ 以后可要注意啊!”

“ 是是是,要注意!要注意!” 鄰居們一邊回答,一邊就張落著拿煙、倒茶、抬凳子,替我們家熱情地 “ 招待 ” 喬同志。那場面,全然就當是自己的事一樣,從不分個彼此。在喬同志的一再推辭下,鄰居們只好左一聲 “ 謝謝 ”、右一聲 “ 謝謝 ”,又是鞠躬,又是賠笑地一直把這位好心的 “ 喬老爺 ” 送至朝門外。

可以說,親情、熱情、互相幫助、樂于助人是這個大雜院里的人的性格。

如果有一天,當你來到大雜院里走親訪友,一旦忘記某親戚家住幾間幾號屋時,只要你開口問路,自然就會有熱心腸的人圍攏過來幫你帶路。如碰巧你這位親戚不在家或是房門緊鎖時,大雜院里的人會抬張凳子讓你坐下,甚至還會有杯茶水遞到你手中,同時告訴你不要著急,慢慢等,也許你的親戚正在回來的路上呢。這時候,你可能會覺得大雜院里的人古風猶存,其實這正是那個年代的文化熏陶。(作者系民革貴州省直六支部黨員)


快速赛车开奖结果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 口袋棋牌 广西快三人工计划群 龙虎押注技巧稳赢 彩票软件大全 重庆龙虎和走势图计划 极速时时来必发票 中国福利彩票单双玩法 最新电子老虎机网站 快乐8大小单双技巧